大鹏新区:传扬鹏城文化根脉 彰显深圳文化自信

3月6日,大鹏所城人头攒动,300多桌“将军宴”沿着所城长街摆开,共有2600余人前来赴宴。

大鹏太平清醮于2007年列入深圳市首批和广东省第二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文化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灵魂。文化兴国运兴,文化强民族强。没有高度的文化自信,没有文化的繁荣兴盛,就没有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要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发展道路,激发全民族文化创新创造活力,建设社会主义文化强国。

闻名于世的深圳,是中国改革开放的窗口,也是近40年高速发展的缩影。但是很少有人知道,深圳不仅现存着珠三角最早的人类活动印记——咸头岭遗址,还有中国1.8万公里海岸线上保存最完整的明清海防遗存——大鹏所城,深圳的别称“鹏城”便来源于此。这些文化烙印都珍藏在深圳东南部的大鹏新区。新区302平方公里的土地上保存着127处不可移动文物,文物总体价值含金量高、影响大,因此新区又被称为深圳“文化之根”。

不让文化遗产囿于岁月。新区成立以来,积极对有形与无形的文化遗产进行梳理、保护、传承与发扬,活化“文化之根”,发新芽、开繁花、育硕果。

假若是比作人,兴建于公元1394年(明洪武年间)的大鹏所城,正是诞生于甲戌狗年,今年迎来了自己的第52个本命年。

沧海桑田,时光变迁,至清康熙年间,“沿海所城,大鹏为最”(见康熙《新安县志·地理志》),大鹏所城当时已是沿海所城中规模最大的一座。清朝末年数十年间,是所城乃至中国历史最悲壮的一段。1839年,大鹏所城守将赖恩爵指挥大鹏营水师官兵在九龙海域英勇击退英国殖民舰队,使得鸦片战争初战告捷。可随着《南京条约》等系列丧权辱国条约的签订,大鹏所城和九龙寨城两位“难兄难弟”也逃不过遭清廷裁军撤营的宿命。

大鹏所城是深圳这座移民城市的雏形,来自天南地北的驻军在此集结、驻扎、融合,衍生出融合广府话、客家话和北方话的大鹏军语,以大鹏军语所演唱的大鹏山歌记录了一段又一段的“鹏城”往事。新区现有区级以上非物质文化遗产13项,其中有8项起源于大鹏所城,分别是省级项目大鹏山歌、大鹏太平清醮,市级项目潮俗皮影戏,区级项目大鹏濑粉仔、大鹏打米饼、大鹏凉帽和大鹏婚俗。

2018年,大鹏办事处鹏城社区居民的新春佳节似乎格外长,五年一次的大鹏太平清醮恰好在正月十三至十九举行。1600多名社区原居民,还有300多名移居海外居民,共襄盛举,捐钱捐物,积极筹备,踊跃参与。

大鹏太平清醮又称为大鹏追念英烈习俗,已有逾600年历史,并在2007年被列为深圳市首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和广东省第二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相传所城刚建好,城门附近便有几位居民无疾而亡,加上牲畜发生瘟疫,百姓诚惶诚恐。所城头领请来风水师,一番查看后认为所城北门是白虎门,“开不得”,从此便堵上北门,还“打醮”做法事。加上所城是海防重镇,时常发生战事,阵亡军将众多,醮事中又增加了祭奠爱国将士的重要内容。随后,大鹏太平清醮便成为鹏城人祈求国泰民安、风调雨顺的民俗活动。

7日醮期,每日都有不同形式的仪式,其中最热闹的要数3月4日的“天后娘娘大巡游”,将天后娘娘从所城天后宫请出到鹏城社区7个自然村进行祈福。每到一个村子,居民们都要将天后娘娘“请”下轿,供上神坛,进行参拜、祈福。本次大鹏太平清醮筹备之一的林信汇表示,活动特意选在周日,“原本估计有600人参加巡游,结果来了近800人。”从3岁的小娃娃到年近90的耄耋老人,除了原居民,还有移居海外的居民和游客参与。

3月6日,醮期结束,好客的“鹏城人”摆起了“千人将军宴”,300席16道菜2600人,再现当年将军凯旋后“军民同乐”的喜庆场面。吃过“将军宴”,喝过“将军酒”,鹏城人热热闹闹的新年才算是正式结束。

祭祀是载体,传承的是文化,孕育的是民俗。“鹏城社区有七八十个姓氏,但通过大鹏太平清醮这个载体将居民们都拧成一股绳。”深圳民俗专家廖虹雷表示,大鹏太平清醮有着特殊的历史和文化价值,在现存明清海防卫所中能够有如此保留完整的民俗活动已很少见,加上寄托了鹏城人不忘先烈恩德的朴素感恩之情,凝聚了普通百姓的爱家爱国之心。

大鹏新区是深圳最年轻的功能新区,凭借优质的生态资源和深厚的历史积淀,成立之初就被市委市政府赋予“世界级滨海生态旅游度假区”的定位。2016年初,深圳市入选首批“国家级全域旅游示范区”创建名单,又将新区定为试验区。2016年9月,新区整合文化、体育、旅游各项职能,成立文体旅游局,通过体制机制创新探索全域旅游发展新模式。

至此,新区文化遗产挖掘、整理、保护、传承工作也得到了全面升级。2017年,一是加大文物保护力度,指导修编《深圳大鹏所城保护规划》工作,稳步推进大鹏所城整体保护项目二期工程,2017年完成投资380万元,项目累计完成投资8580万元,主要完成赖恩爵振威将军第及52处民宅的维修工程,同时较彻底整治所城内的整体风貌和街巷道路、管线。目前,二期已接近尾声,所城整体风貌逐步恢复。启动新区文物保护维修工程,全年完成投资200万元,完成土洋村东江纵队司令部旧址屋面修缮工程。

二是咸头岭遗址项目的突破,配合相关部门开展咸头岭遗址及其博物馆项目前期工作,完成咸头岭遗址现状勘测工作。

三是取得文物研究丰硕成果,开展《大鹏所城赖氏家族建筑与人文研究》和《大鹏所城城楼形制调查研究》课题研究工作,编撰出版《2015年大鹏新区不可移动文物名录》和《大鹏古城博物馆馆藏精品图录》。

新区一方面通过完善的保护,守住“旧物”;另一方面,又通过体制机制创新,为培育文化产业频频出台“新政”。首先,2017年底,新区出台了《深圳市大鹏新区关于支持文体产业发展的若干措施(暂行)》(下称《措施》),从专项资金上扶持和鼓励文化产业的发展。

《措施》规定,以创作、创造、创新为根本手段,以文化内容、创意成果和知识产权为核心价值,以高新技术为重要支撑,为社会公众提供文化产品和服务,引领文化产业发展和文化消费潮流的新兴产业,只要在新区注册、纳税一年以上,且符合相关条件的,就能申请最高不超过100万元的扶持或资助。支持类别除了文化产业园区外,还包括了企业、各类优秀文创作品、文化创意活动和文化产业创新模式等,甚至包括“鼓励金融机构开发文化消费信贷产品,通过开发分期付款、文化信用卡等消费信贷产品创新,不断满足文化产业多层次消费信贷需求”。

人才是第一生产力,对于文化产业亦然。目前新区正着手出台《大鹏新区“鹏程计划”文化人才引进和培育措施实施办法(暂行)》,计划到2021年底,计划引进或培养28名高层次文化人才,其中拔尖人才4名,骨干人才8名,优秀人才16名;计划引进或培养人才团队8个,其中每年计划建设不少于1个文化名家工作室。以进一步挖掘大鹏新区的文化资源,提升文化影响力和产业集聚效应,逐步形成有利于文化事业发展的人才梯队,建立有利于新区文化产业发展的新机制。

据了解,高层次文化人才分为拔尖人才、骨干人才、优秀人才3个等次,引进方式也分为全职引进、柔性引进两种。对于全职引进的人才,服务年限不得少于5年。其中拔尖人才可给予最高300万元的一次性扶持,骨干人才可给予最高200万元的一次性扶持,优秀人才可给予最高100万元的一次性扶持。对于全职引进的团队,服务年限不少于5年。对获得国家级、省级、市级、区级政府部门认定的团队,可分别给予最高500万元、300万元、100万元、50万元且不超过上级资助50%的扶持,并根据项目合作协议期限按年度等额拨。

同时,新区正着手编制大鹏新区非国有博物馆补助扶持办法,鼓励和支持非国有博物馆的发展,逐步形成大鹏新区博物馆群落,全面彰显大鹏新区作为深圳“文化之根”的独特魅力。

2018年初召开的新区文物保护工作会议强调,吸收社会力量参与文化遗产工作,要公平对待国有和非国有博物馆,加强对非国有博物馆、非遗保护单位和非遗传承人的行业指导和专业服务,优先发展填补新区博物馆门类空白和体现区域特色、行业特性或地方文化特色的各类非国有博物馆和非遗项目。

据悉,新区正在加强与市博物馆等职能部门的沟通,推进深圳海洋博物馆的建设;推进咸头岭遗址考古与研究工作,加快咸头岭遗址博物馆建设;综合大鹏海防、民宿和红色革命等历史文化特色,推动大鹏新区博物馆立项和建设;推进和完善土洋村东江纵队司令部旧址、袁庚故居等红色纪念馆的建设工作;发掘大鹏侨乡特色,加大华侨纪念馆的建设力度。

扎根所城多年的大鹏古城博物馆副馆长黄文德表示,所城的另一宝贵之处在于它是一座“活”的古城,所城一直有人居住,并与它所在的大鹏半岛互相融合,兼容并收红色文化、客家文化和疍家文化等多重文化。

只有让文化遗产鲜活起来,才能得到更好的传承与保护。2016年10月,新区与华侨城集团签署的文化旅游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华侨城将投资300亿元,以文化保护为核心、活化利用为手段、文化传承为目的,通过“文化+旅游+城镇化”、“旅游+互联网+金融”模式打造以大鹏所城为核心的华侨城旅游文化小镇。

为了形成统一管理的合力,2017年5月,新区明确由深东集团、新区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和鹏城股份合作公司正式成立三方合资公司“深圳华侨城鹏城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鹏公司”),作为大鹏所城旅游区管理主体和申报主体。

华鹏公司挂牌成立后所完成的一份方案就是《大鹏所城文化展示系统概念方案》。方案中对“文化”有着深刻的理解,“文化不只是旅游的装饰和点缀,不是口号和符号。文化作为一个地方的根与魂,必须深入挖掘、充分外化和产品化,找到与游客更多的接触点和基因点,从而根本上改变旅游产品的结构,解决旅游吸引力的问题。”

目前,所城正经历一场文态、业态、形态、生态“四态合一”的提升,向着文化遗产小镇的目标悄然变身。2018年,大鹏所城旅游区有望完成国家级4A景区创建,并将启动国家级5A景区创建工作。

2017年,在新区支持下,首个非遗文化传承基地在大鹏所城城隍庙旧址启动,为非遗文化项目提供表演、培训、体验基地。大鹏山歌非遗传承人卢水根表示,借助基地的设立,让非遗节目得以定期在所城上演,让更多人了解非遗文化,体验非遗魅力。

华鹏公司相关负责人表示,在所城活化过程中,非遗文化活动同样会延续下来,天后诞、太平清醮、留侯祭、佛诞、水灯祈福、新春祈福等,让所城成为深圳传统文化节庆活动的集结地。

2017年11月9日,已连续举办四届的“大鹏文化周”全面升级为“2017大鹏文化季”,并将一直持续至2018年3月底,持续4个多月的“文化季”中上演了海洋、创意设计、影视、民宿、原创音乐和文化等六大主题“文化周”,充分整合了新区的特色文化元素,并集结了相关文化人,凝聚力量共同推动新区文化产业发展。

作为深圳唯一的国家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所城不仅是“鹏城之根”,更是明清海防的“标本”。“2017大鹏文化季”开幕式上,大鹏古城博物馆馆长翁松龄向沿海各省市和社会各界提出倡议,携手制定工作计划,形成联动机制,有序推进联合申遗工作,围绕世界文化遗产核心理念,加快开展资源调查,大力推进保护研究,积极引导可持续发展,让历经沧桑的明清海防遗存在世界文化舞台上绽放光彩。

如果说,大鹏所城是新区文化遗产活化工作的切入点,那么现在这个探索已迈开了更大的脚步。目前,新区正借助社会力量,引入社会基金,将始建于清康熙年间、现已荒弃的王桐山古村落进行文化更新,形成深圳首个特色书店群落。依托“天一涵墟”炮楼(私塾旧址)曾培养过袁庚等一批知识精英的文化背景,开展传统文化、红色文化、生态文化和艺术文化教育,为社会、居民提供公共文化服务空间,吸引各界人士参与,以文化传播带动古村落焕发新生,按照“产业兴旺、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的要求,打造古村落活化繁荣的样板工程。

更让人欣喜的是新区现存19个有价值传统村落的挖掘、整理与保护工作也正式启动。新区文体旅游局正牵头推进相关重点课题,将以大鹏办事处王母围、水贝村和南澳办事处半天云村为研究对象,展开为期一年的调研,包括梳理传统村落内以传统建筑为主的物质文化遗产,对其历史价值、科学价值和艺术价值加以分析,提出价值评估及保护建议;深入发掘传统村落相关民俗、宗族文化、地方传说等非物质文化遗产;提供与传统村落相关的自然信息,探讨传统村落蕴含的人与自然的和谐共处关系;为传统村落的保护与活化利用提供专业建议及实施路径分析。